第二天上午,按照既定安排,骆飞到政法系统视察。

  骆飞在陈子玉的陪同下,先后去了公、检、法各单位,听取各单位负责人汇报工作,并深入基层单位进行调研。

  视察结束后召开了座谈会,骆飞在会上对政法系统的工作给予了全面肯定,又提出了几点要求。

  会后,骆飞和大家共进晚餐,陈子玉、政法委各副职、以及公、检、法各单位的负责人和骆飞一桌。

  席间,骆飞看起来心情不错,主动和大家喝酒,大家也都纷纷给骆飞敬酒,酒桌上洋溢着和谐融洽的气氛。

  晚餐快结束的时候,骆飞给大家集体喝了一杯酒,然后笑呵呵道:“各位,喝完这杯酒,我要给你们提一个要求。”

  大家都看着骆飞。

  骆飞点燃一支烟,吸了两口,然后不紧不慢道:“子玉同志是你们的分管领导,对子玉同志分管的工作,我一向是支持的。作为你们大家,也同样要配合支持好子玉同志的工作,要服从子玉同志的管理,不允许有越级汇报和不服从领导的情况发生,不然,一旦被我知道,我可是要打你们屁股的……”

  听了骆飞这话,大家都轻笑起来,纷纷表示一定听骆飞的话。

  陈子玉虽然也笑,但心中却不由一凛,他从骆飞这话里听出了其他味道。

  自己归口分管单位的负责人,都是和自己平级的副厅,这和其他班子成员分管的单位大不同,而且检、法两家属于垂直管理,在业务上既接受市里领导,又接受上级部门的指导,在一把手的任命上,则是上面说了算。至于公.安,虽然是正处级单位,但一把手也是挂副厅,在人事任命上,也是要征求省厅的意见。

  如此,副厅管副厅,虽然他们在工作程序上归自己管,但在实际操作中,因为检、法两家的负责人资历比自己还老,年龄比自己还大一点,加上是垂直管理,自己对他们很难实现绝对的控制和领导,这和其他班子成员有很大区别。

  骆飞此时说出这话,听起来是在提醒这几家单位负责人,但在陈子玉听来,依自己和骆飞之前不远不近的关系,在目前骆飞主持的情况下,他似乎带有敲打自己的嫌疑。

  站在陈子玉的角度,他此时对骆飞这话的理解是:老陈,现在我是江州老大,如果你在班子里不好好配合支持我,那你可是有被架空的危险,一旦被架空,那你可是自找难看。

  如此一想,陈子玉不由对骆飞这话很重视,他知道骆飞的性格和安哲不同,安哲做人做事向来是大格局大胸怀,而骆飞在这方面则比不上安哲。现在安哲走了,骆飞在江州一手遮天,不管自己心里对骆飞主持服不服,似乎都不能和他对着干,即使不愿贴地太近,起码也不能疏远。

  想到这里,陈子玉暗暗拿定了主意。

  晚餐结束后,大家告辞离去,陈子玉陪着骆飞走出餐厅,边往车前走边道:“骆市.长,我想和你说几句话。”

  骆飞站住看着陈子玉:“嗯,子玉同志,你说。”

  陈子玉斟酌道:“今天你能来我分管的系统视察,我非常高兴,非常欢迎,同时又很感谢,感谢你对我分管工作的重视,感谢你对我工作的支持……”

  “呵呵……”骆飞笑起来,“子玉同志,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啊,你我同为班子成员,大家都是好同事,之前因为我主要负责政.府那边,对你这边的事情不好过问,但虽然如此,我还是一直很关心很关注的,特别对你的做人做事风格,我一直是很赞赏的。”

  陈子玉笑了下,又表示感谢,然后道:“现在江州的工作由你主持,作为班子成员,其实我早就想找你汇报一下工作,只是因为最近工作太忙,加上你主持后事情又很多,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……”

  “理解,我充分理解!”骆飞点点头。

  陈子玉接着道:“今天正好你来视察,我也正好找到机会和你说说心里话。”

  “好啊,子玉同志,我很愿意听你说心里话,我希望听到你的心里话。”骆飞话里有话道。

  陈子玉点点头:“其实我的心里话很简单,那就是,在今后的工作中,一定不会给你惹麻烦,一定不会给你添乱。”

  陈子玉这话说的很有分寸,为自己留了一分余地。

  不过这对骆飞来说已经足够,这已经达到了他今天视察的目的,他不需要陈子玉像楚恒那样做自己的坚定同盟,只需要他对自己服服帖帖就可以了。

  骆飞点点头:“子玉同志,你的心里话我听了很高兴,我相信你这心里话确实是发自内心,我相信,作为班子成员,你是讲大局讲原则的,是有长远眼光和宽广胸怀的,是明是非清黑白的。

  你放心,对你的工作,我会不遗余力支持,刚才我对他们说谁要是敢越级敢不服从你的领导我就要打屁股,虽然是开玩笑的语气,但说的却是真话。我那话的意思想必你心里一定是明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乔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仁手邪妃倾世心只为原作者李有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有为并收藏乔梁最新章节